//
  1. 比特币价格网首页
  2. 比特币价格走势

比特币遭遇抛售跌破5万美元,监管连续发声提示新型风险

  经历了最近的震荡行情后,日前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货币市场再迎大幅下挫。近几天比特币价格已跌破5万美元关口,较此前的近6.5万美元的历史高点下跌近20%。

  在比特币等加密资产价格震荡的同时,监管也在接连发声,提示由比特币、区块链衍生的新金融风险。近日,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在召开的会议上表示,重点攻坚利用虚拟货币、区块链等跨境赌博新手法;银保监会也强调,要密切关注打着区块链、虚拟货币以及借债服务等旗号的新型风险。

  比特币跌破5万美元关口

  从6万美元的高位下来以后,比特币的价格一直维持震荡状态。英为财情数据显示,4月23日,比特币价格跌破50000美元大关,这是自3月8日以来比特币首次低于50000美元。当日下午,比特币更是一度触及47988美元,日内最大跌幅达10%。

  而后两天,比特币跌势不减,持续在5000美元上下波动。4月25日,截至北京时间下午14时,比特币报49905美元,较开盘价下跌1.2%左右。

  除了比特币外,其他主流数字货币也出现下跌。截至25日14时,以太坊价格报2205.21美元,较23日的高位已下跌16.5%左右;瑞波币价格报1.0506美元,较23日的高位下跌逾20%等。

  受加密货币集体大跌影响,23日美股区块链板块盘前也受重挫。当日Riot Blockchain Inc (NASDAQ:RIOT)跌近10%,嘉楠科技 (NASDAQ:CAN)跌8%,Marathon Digital Holdings Inc (NASDAQ:MARA)跌近9%,亿邦国际 (NASDAQ:EBON)跌5%。

  有市场分析认为,比特币等数字货币资产价格的波动主要是受美国加税预期影响。据外媒报道,美国总统拜登或在下周将提高富人的资本利得税,税率从当前的20%提高近一倍至39.6%。若此征税计划落地,将影响部分持有比特币的美国投资者。

  该消息传出后,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资产全线下跌。这一剧烈的行情波动也导致期货合约爆仓人数大增。比特币家园23日的数据显示,过去24小时,共有近50万人爆仓,爆仓金额约237.82亿元人民币;而后几天,爆仓仍在持续,截至北京时间4月25日下午14时40分,最近24小时内约为8.7万人爆仓,爆仓金额达32亿人民币左右。

  而在比特币下跌前,各类机构的持仓也有调整。根据CFTC(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日前公布的最新一期CME比特币期货周报(4月14日~4月20日),在最新一期数据中,比特币期货总持仓(未平仓总量)数量从9653张大幅下降至8817张。有分析称,该数值在行情急跌的背景下大幅下降,创出近6周新低,说明市场对于这种快速下跌已经在第一时间进行了“应急”反应。

  其中,据链闻消息,规模最大的经销商持仓多头头寸自556张回落至516张,空头头寸自311张同步大幅下跌至87张,该数值直接创出近26周新低;另外,多空双向(已对冲)持仓自0张反弹70张。可以看到,经销商账户在最新统计周期内进行了幅度可观的多空双向同步减持。

  监管连续发声注意新型风险

  在比特币等加密资产价格震荡的同时,监管也接连发声,提示由比特币、区块链衍生的新金融风险。

  比如,4月23日,在央行召开的打击治理跨境赌博“资金链”工作会议上,范一飞提出,针对“跑分平台”、电商平台涉赌等重点问题以及利用虚拟货币、区块链技术逃避溯源等新手法、新问题,要针对性加强风险防范处置。

  事实上,对于虚拟货币成为洗钱通道这一问题,相关部门已经关注。此前,最高人民检察院、央行曾联合发布惩治洗钱犯罪典型案例,其中一例就涉及到利用虚拟货币洗钱。

  具体来看,2015年8月至2018年10月间,陈某波注册成立意某金融信息服务公司,未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以公司名义向社会公开宣传定期固定收益理财产品,自行决定涨跌幅,资金主要用于兑付本息和个人挥霍,后期拒绝兑付;并开设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发行虚拟币,通过虚假宣传诱骗客户在该平台充值、交易,虚构平台交易数据,并通过限制大额提现提币、谎称黑客盗币等方式掩盖资金缺口,拖延甚至拒绝投资者提现。

  2018年年中,陈某波将非法集资款中的300万元转账至陈某枝个人银行账户。2018年8月,为转移财产,掩饰、隐瞒犯罪所得,陈某枝、陈某波二人离婚。另外,陈某枝按照陈某波指示,将陈某波用非法集资款购买的车辆以90余万元的低价出售,随后在陈某波组建的微信群中联系比特币“矿工”,将卖车钱款全部转账给“矿工”换取比特币密钥,并将密钥发送给陈某波,供其在境外兑换使用。

  在业内人士看来,利用虚拟货币跨境兑换,将犯罪所得及收益转换成境外法定货币或者财产,是洗钱犯罪新手段。虽然我国监管机关明确禁止代币发行融资和兑换活动,但由于各个国家和地区对比特币等虚拟货币采取的监管政策存在差异,通过境外虚拟货币服务商、交易所,可实现虚拟货币与法定货币的自由兑换。

  派盾 PeckShield 发布 2020 年年度数字货币反洗钱报告也显示,2020年从国内交易所流出到国外交易所的资金总量达到175亿美元,较2019年增长 51%,且仍在快速增长。以BTC(比特币)为例,按交易时价计算,2019年为114亿美元,近三年的流出资金总额超出中国三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的1.5%。

  除了用于洗钱外,近来虚拟货币的另一大风险即为非法集资。4月22日,在2021年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扩大会议)上,银保监会强调,要密切关注打着区块链、虚拟货币以及借债服务等旗号的新型风险。

  记者了解到,其表现形式主要为,一些人打着“金融创新”“区块链”的旗号,通过发行“虚拟货币”“虚拟资产”“数字资产”等方式吸收资金。要注意,此类活动并非真正基于区块链技术,而是炒作区块链概念行非法集资、传销、诈骗之实,实质是“借新还旧”的庞氏骗局,资金运转难以长期维系。

  近日,佛山南海公安就通报了一起类似案例。佛山南海某外贸公司电商客服小雨(化名)在一客户的朋友圈看到投资虚拟货币的信息,主动联系了该客户进行投资。仅仅2天,充值购买的10万元就“升值”到174万元,但直到发现无法提现,小雨才知被骗。

  对于比特币等加密资产的投资价值,业内的普遍观点在于,虽然目前比特币或稳定币已承担着部分投资方面的性能,但由于它们的发展还处于早期,到底能不能很好得发挥这一职能,还有待观察。

  央行副行长李波在近日举办的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会上就表示,加密资产是另类投资品,本身不是货币。目前很多国家,包括中国正在研究如何监管这类投资工具,以确保对这类资产的投机不会造成严重的金融风险。

  他进一步称,如果稳定币等加密资产能够成为广泛使用的支付解决方案的话,就需要一个更加强有力的监管规则,也就是说,要比比特币当前所接受的监管规则更加严格。

  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央行前行长周小川强调,不管是数字货币还是数字资产,都要为实体服务。“我们经历过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发现金融脱离了实体,比如影子银行、衍生品这些纯粹变成了金融机构之间的投机交易,和实体没有联系了,就容易出问题,以至当时一些国际大行的领导、交易员们看不懂,很难做好内部控制。”

原创文章,作者:比特币价格大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jksbj.com.cn/117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