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比特币价格网首页
  2. 比特币实时行情

暴富诱惑下的炒币血泪亲历:交易所是赌场,虚拟货币是筹码

导语

虚拟货币非法金融活动,强监管出击严打。

作者:南惜

数年前的一天,一个出租车司机在拉活时打开了某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App,堵车时、等灯时总要看几眼,于是《新言财经》好奇的问他:你买的什么币呀?

司机师傅很健谈:比特币啊,身边有朋友赚了不少钱,我也试试。

“你怎么看比特币?”

“好像和区块链有关吧。”

“那你知道什么是区块链?”

“不知道呀,反正这几天涨了。”司机师傅回答时很高兴。

类似的案例,在现实生活中并不鲜见,也足见普通人对炒虚拟币的风险认知匮乏。

9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安部等十个部委发布《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指出,近期,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抬头,扰乱经济金融秩序,滋生赌博、非法集资、诈骗、传销、洗钱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危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

《通知》明确,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要坚决依法取缔,对于开展相关非法金融活动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通过互联网向我国境内居民提供服务同样属于非法金融活动;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为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提供服务,严厉打击虚拟货币相关非法金融活动。

暴富的诱惑:“我不缺钱,就想看看最后是什么样子?”

在币圈,披萨的故事流传甚广。

2010年5月,时年19岁的美国加州学生杰里米・斯图迪凡特在一个加密货币互联网论坛上注意到了一个奇怪的请求:他可以收到1万枚比特币(据称,当时这1万比特币价值41美元),作为交换,他要向28岁的佛罗里达州居民拉兹洛・汉耶茨(Laszlo Hanyecz)提供两个大号萨饼。

两个披萨打开了虚拟货币交易、流通的潘多拉魔盒,此后人们陆续将比特币用于跨境交易、黑市交易等诸多场景之中,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当属“炒币大师”马斯克的特斯拉接受比特币付款。

“10年之前我就买了比特币,当时就有一部剧叫做《傲骨贤妻》,里面讲到了比特币这个案例。”金融学毕业的李玉环是一个典型的上海姑娘,举手投足之间都透露着精明,她就是那个“赌技高超”的人。

李玉环在购买比特币之前,找了IT领域的朋友做了一些了解,发现区块链是一个“很酷”的技术。“刚开始大家都是挖币或者小范围的交易,还没有特别成型的交易所,当时朋友带我一块挖了一点币,后来还从别人那里交易过来一些,大概有几十枚。”

李玉环入场的时候比特币的价格极不统一,唯一的共性是便宜。很多人都感慨:某年某人花4万块钱买了200个比特币现在财富自由了;某人之前挖矿挖了很多币,然后私钥忘了……

如今,李玉环手里大概有上百个比特币,以近期的价值判断,这些比特币卖出后可以套现3000万左右,但是她并不着急变现。

“我不缺钱,卖了的确可以让我财富小自由一下,但改变不了我的生活质量,所以我想拿着他们到最后看一看会是什么样子。”据李玉环透露,她大概有几十万资金是专门用来投资各种高风险资产的,投资比特币的资金,就属于此。“我不怕亏,这30万没了,对我的生活质量也没什么影响”。

王点点也是比特币的早期接触者,她接触比特币的时间是2013年,此时比特币已经有了相当一部分流通场景,比如跨境支付。

“最开始我们跨境支付的工具是paypal,当时的手续费是2.5%,因为我们的金额比较大,所以手续费也是很大一笔钱。”有商家建议王点点使用比特币交易。

比特币支付虽然可以节省手续费,但也有潜在风险,“每天波动很大。”王点点介绍,为了避免波动造成损失,她都是支付前去买,买到后立刻付出去,否则几分钟可能就是很大的波动。

王点点说,“当时的价格很低,我的钱包里之前剩了一些,当时不值钱,就忘记了,后来听说比特币价格暴涨。”当时不值钱的比特币暴涨到几万美元时,王点点体验到了什么是天上一个馅饼掉到了自己头上。

买披萨时0.0041美元的比特币暴涨1000多万倍的过程中,创造了无数暴富神话,而比暴富神话更多的是不甘与“暴富”擦肩而过的人。

但是,暴富神话的B面,隐藏着巨大的风险。

风险:“交易所是赌场,虚拟货币是筹码”

有血有肉的“造富神话”让众多的专业人士和非专业人士为此痴迷,他们冒着巨大的风险,演绎着一个又一个或悲或喜的故事。

本就持有几十枚比特币的李玉环,亦在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增加筹码。

“当时美股疯狂熔断,我出于对疫情的不确定性,从A股市场抽调了很多资金,正琢磨如何配置这笔资金时,就看到美国一直在放水,规模比较大。后来一直到美国发行了第一支以虚拟货币为主题的基金时,我觉得这个市场情绪已经非常主流,已经慢慢意识到去中心化的趋势未来能够实现。而且这么多放水的行为之后,很多的货币溢出要有去处,比特币是一个很好的去中心化的解决渠道。”李玉环告诉《新言财经》。

与李玉环不同,马飞是一个虚拟货币坚决的抵制者:“我始终认为交易所是赌场,虚拟货币是筹码,有人好赌或者赌技高超下场玩两把无所谓,但开赌场和卖筹码的非要用区块链的名义,忽悠所有人都参与进来,就有点不要脸了。”

造富神话的背后,是风险在涌动。

实际上不只是马飞这样的抵制者,就连李玉环、王点点这类虚拟货币的坚定持有者也认为:“虚拟货币不是谁都能玩的”,“不建议小白进来”。

“如果你的虚拟货币买得不好,真的有可能归0。”李玉环说道,“对于那种完全没有投资经验,尤其是完全看不懂二级市场技术流的,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否在乎本金,能不能发自内心的接受本金100%的亏损,如果不能接受,其实就没办法这么玩。”

而深入参与了币圈交易的他们,深有体会。

“我前两天买了OKEx平台币,做的是5倍杠杆,今天工作做完休息了一下,等我睡醒的时候就爆仓了,我一看跌得非常惨。我最近爆了好多次仓,已经有三次了,直接平掉。”自2017开始入圈的华笙告诉《新言财经》。

不过总的来说,华笙还算小有盈利,而在北京工作的韩雨山则比较凄惨,更像是币圈内众多“韭菜”的缩影。其在详细学习、研究了股市和币圈后,一头扎进,曾经获利不菲,但最终以大亏收场,当《新言财经》提出希望与其沟通虚拟货币经历时,韩雨山表示:不愿再提。

另外一位冲着“财富自由”进入币圈的打工族杨牟更惨,她在ICO最疯狂的时候进入币圈,甚至没有经历过上涨的喜悦,“投了6万进去,直接腰斩了。”

只是,在技术、造富等的加持下,虚拟货币有着其独特的魅力,吸引着一波又一波的人加入进来,各怀心思。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机构人士对《新言财经》表示:2017年的时候,公司对币圈的项目还是坚决不碰的态度,到了2018年就开始主动找项目了,“其实都懂,但太赚钱了。”

“现在是区块链媒体的窗口期,咱们一起干虽然不知道能做多大,但是肯定能赚一笔。”曾经,一位朋友想谋取区块链发展的红利,想和马飞一起“干大事”时这样说道。

“客观的说,如果我是‘开赌场的’、‘发筹码的’,再不济‘手里有百八十个比特币’,我也希望所有人都被忽悠进来一起玩,玩的人多了,资金池子大了,就意味着币会更值钱。”马飞老脸一红说“这就是人性。”

在交流过程中,华笙不止一次的将自己称为“投机者”,但即使“投机者”华笙给出了和张玉环、马飞类似的观点:这东西是有门槛的,不是谁都能参与的。

监管与严打:炒虚拟币在“阳光下”,可以划上句号了

币圈本身存在的高风险性,叠加这些“开赌场的”、“发筹码的”的摇旗呐喊,不得不让管理者警惕起来。在国内,针对币圈的打击早在几年前便开始了。

其中,最典型的便是“九四”文件。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ICO被定性为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

据一位媒体人回忆,“九四”文件发布后不久,火币就解散了媒体群。由此可见该政策对于虚拟货币行业的影响。

此后,国内还发布了几次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相关公告,今年的518公告更是在圈内引起大震荡。

今年5月18日晚间,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

5月19日,受消息面影响,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数字资产价格下跌,导致一部分DEFI生态中抵押资产资不抵债被清算。而清算抛售过程,引发主流数字资产进一步下跌,这也令更多资产因资不抵债被清算,如此往复导致数字资产价格进入了“死亡螺旋”。

欧易OKEx数据显示,比特币5月19日单日最高跌幅达34%,最低跌至29000美元,山寨币价格近乎直接“腰斩”。币coin数据显示,加杠杆的投资者在24小时内爆仓人数超51万,总额近400亿美元。

其它加密货币也没能逃过大跌,以太坊一度腰斩;其他新晋热门币种如狗狗币、柴犬币,跌幅也一度分别达到56%和64%。

不过,当相似的风险公告再一次发布,币圈的“承受力”却似乎高出了不少。

《通知》称, 比特币、以太币、泰达币等虚拟货币具有非货币当局发行、使用加密技术及分布式账户或类似技术、以数字化形式存在等主要特点,不具有法偿性,不应且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随后,火币全球站官网发布公告称:已于2021年9月24日(UTC+8)停止中国大陆地区新用户注册。对身份认证为中国大陆地区的存量用户,计划于2021年12月31日(UTC+8)24:00之前,在保证用户资产安全的前提下完成有序清退。

同日,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被曝出已停止中国大陆地区注册。

“这次监管政策发布后比特币就跌了三四个点,以往没有政策的时候一天也经常会跌三四个点。”王点点说道。

对此,王点点表示,“交易所清退也好,或者是禁止中国用户炒币也好,本质上是提高了炒币的门槛。目前,大多数人还是通过交易所进行炒币,但其实炒币的方法有很多种,现在有很多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即买币可以不在交易所买,而在币的发行方买。”

马飞认为:“此次虚拟货币价格没有大跌,恰恰就说明,针对虚拟货币的监管起到了效果,那些没能力上“赌桌”的人,在《通知》下发之前就被拦下,所以价格才没有雪崩。”

正如《通知》所述:“虚拟货币不应且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禁赌无法完全消灭赌博,但大大减少了赌博,虚拟货币是同样的道理。炒虚拟币在“阳光下”,可以划上句号了。

原创文章,作者:比特币价格大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jksbj.com.cn/245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